卢德友:青年应重拾对科学的尊崇

最近,当我们仍然惊讶于艺术家逃税和逃税以及热销的演员明星价格时,今年的诺贝尔奖如期公布。令人惊奇的是,今年自21世纪以来的18年,日本科学家本优有获奖,18名日本人获得了诺贝尔奖,平均每年一次。对于一个多年来实行“科教兴国”的大国来说,我们是否应该深思熟虑和警惕?

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,我们很快从传统社会中脱颖而出,自信地进入了现代社会。现代社会给人们带来的许多特征逐渐显现出来,年轻人的个性就是其中之一。为了充分释放自己的个性,痴迷游戏,过度追求明星等已成为年轻人的日常生活方式。与此同时,社会变得浮躁,人们梦想着快速拥有财富和名望。一项针对中国年轻人的调查显示,超过80%的年轻人的梦想是成为“净红”和明星,因为他们可以在一夜之间成名并拥有最快的钱。可以看出,当今社会对明星偶像的崇拜与追求,不亚于近十年来公民社会形成的“全民竞争”,因为现代社会的多元化信息传播以普通社会而闻名。个人。提供最快捷的方式。但是,夸张地说,如果一个社会成为附庸娱乐的受害者,谁将从事科学研究?如果大国要站在世界各国的森林里,恐怕他们不能单靠娱乐。关于现代社会的流动和浮躁,加拿大哲学家查尔斯泰勒已经失去了“隐忧”,并认为现代社会引导人们“失去意义”,“目的的黑暗”和“铁笼”自由。”现在看来,肤浅的人格并没有带来生命的真谛,生活的目的,以及身心的自由。相反,存在使我们成为娱乐奴隶的危险。

如果把这些问题归咎于现代社会的弊病,为什么它们在日本和德国有所不同?在这些西方国家,整个社会形成了倡导科学的氛围,科学家在社会地位,个人声誉和经济收入方面普遍高于娱乐明星。因此,社会可以理性地看待娱乐,而年轻人则没有达到疯狂追求明星的程度。用哲学家尼采的话说,任何“偶像”都必须去“黄昏”。毫无疑问,这位明星的偶像效应与泡沫一样短暂。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科学对人类的贡献是持久的。

历史和现实都证实了这一事实:科学的力量,国家将是辉煌的;科学的落后只会被动地被打败。要实现国家繁荣和民族复兴,就没有娱乐明星,但必须没有科学技术。我们真正想要崇拜的不是那些引导我们在虚幻中“娱乐致死”的净红咖啡,而是那些致力于超级工程,大国和尖端领域的科学家。现代社会中的年轻人,特别是大学生,应该从事具有个性的更有意义的职业,并在追求科学知识时表现出自己的价值观。只有普通百姓奉献和奉献,全社会倡导科学技术才能实现坚定的国家骨干。毕竟,尊重知识和倡导科学是社会进步的生命之源。

TR